今天晚上,經過這青樓。

對不起,因為拍得比較匆忙,所以照片歪了,曝光也很差,不過,照片只是引題,文章內容才是重點。

這裡是香港島上環的某大廈,為何我會說這是青樓?因為大廈裡大部份單位都是俗稱的一樓一鳳。不要問我為什麼知道,我就是知道,也不要問我有沒有去過,我只會答你沒去過。

本來,這青樓對我來說沒什麼特別,因為一樓一鳳在香港是由來已久的事,觸動我的,是大廈門口的精緻。看,金黃的色調,發光的門牌,加上兩邊的鐳射式射燈,可能比很多商業大廈還要誇張!我沒想過,一樓一大廈的門面是多麼的招遙,多麼的張揚。

先介紹一下「一樓一鳳」這詞,「樓」的意思是一個單位,可以是住宅,也可以是商業單位,在香港,我們俗稱一個住宅單位為一層樓,而「鳳」就是性工作者,一樓一鳯意思就一個單位,一個性工作者。要了解「一樓一鳯」,我們要先知道香港關於黃色事業的法律。其實,香港是不禁止性交易的,禁止的,只是組織賣淫活動或倚靠妓女收入為生才被視為犯法。根據香港法例第200章《刑事罪行條例》117條:「任何處所由超過二人主要用以賣淫用途即可被視為「賣淫場所」。任何人管理、出租或租賃賣淫場所都可被檢控。」

那麼大家就很清楚了,超過二人賣淫的處所就被視為「賣淫場所」,那麼一人呢?無事!我翻查了網路,這條例是在1980年代後期修訂的,這也是為什麼1990年代「一樓一鳯」開始在香港興起的原因,在這個模式下,嫖客無事,性工作者無事,業主也無事。

90年代時的一樓一情況,因為我還小,所以不甚清楚,不過到了2000年代,不論是我,還是身邊的男性朋友(可能女性朋友也是),對香港一樓一也會熟知一二,因為sex141網站的出現。sex141網站應運於互聯網的興起,提供香港一樓一性工作者的廣告服務,那時還在中學的我們,雖然還是小傻子,都總愛觀看141網站,要表示自己很威XD,一樓一業務也因為141的出現,資訊變得公開,容易得到,而變得更興旺。同樣因為141網站,我們也不會再叫「一樓一」或「一樓一鳯」,而是叫「141」,或索性叫「一仔」。

自由市場講的從來都是供求關係,正所謂Supply and Demand,有需求就有供應,男人有這個需求,就有人提供這個供應。如是者,香港的一仔越來越多,更有部份是整座大廈都是一樓一,如富士大廈,不要問我為什麼知道,我相信在香港,十個男生有九個半都聽過。

那麼,這些青樓裡其實是怎麼樣的呢?大家可選擇實地考察,也可以去youtube看一看,因為youtube也有人上載了一些「洗樓」的影片。在影片中,大家可清楚看到這些青樓的內部充滿粉紅情調,一層有數個單位,門口掛著「請按鐘」的牌子,有些門口更貼著如「索」、「大波」、「幼幼」等充滿吸引性的字句,當然可信性就不得而知。另一方面,只見這段影片中,狹窄的走廊人來人往,讓人驚訝恩客之多,也讓人驚歎為何這些青樓越來越多。

另一方面,在影片大家會留意到,一層樓中門口數量之多不合常規,那是因為這些單位都已被「劏」成數個更小的單位,所以,這些性工作者明面上是自僱,背後根本不可能沒有組織操控,不過,相信警方要搜集到足夠證據檢控也不是易事,再者,可能這些都是每個城市都存在的地下秩序。那麼,141網站呢?那麼張揚的為性工作者賣廣告,證據十分充足吧!是的,很充足,但人地的伺服器在外國,抓不了。

好了,突然說了很多一樓一的東西,離題了,其實我是在感歎這青樓大門口的招遙,這也讓我很想知道其他的幾座青樓,是不是也是同樣的招遙?當然,招遙沒有對與錯,好與壞之分,不談道德的問題,性交易就是現實存在的東西,自古以來都存在的行業,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倖名,在古代青樓更是光明正大的事情,也是名士才子的社交場所(當然,古代青樓有多種,妓女也不一定賣身,但整體而言,都是跟一抽一插有關),所以,到了越來越開放的現代,性交易變得見不得光反倒可能更奇怪,只是,我一時被這漂亮的大門口衝擊了一下哈哈。

突然想起了一個因性工作者產生的文化差異,就是「小姐」。我記得以前去深圳的時候,在某餐廳想點餐,就向著一名女服務員叫「小姐」,結果立馬被我旁邊的朋友按住,我才知道,「小姐」在內地是性工作者的意思,但在香港,小姐就是一個對女性的普通稱呼,就像是陳先生、李小姐,也幸好我是在一間挺高級的餐廳,而相信那裡的服務員也早已知道這中港文化差異,否則,我都不知道下場會怎麼樣,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