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沙巴乡区工作的时候,有一次有位反颌的病患来质询桥正手术,反颌也就是所谓的“地包天长”相像,也就是比较长下巴。这个手术桥正不简单,不但术前准备过程复杂,而且康复期期也不短。一般上,除非真的严重影响日常生活,很多人都不愿挨着这刀。在处理这样的案子时,我们都会在想要做手术的原因还有术后的预期上多留意,想要在心理建设方面也要顾及。在一般的检查还有交谈以后,我大概分析了一下资料,男生30多岁,目前也没有疼痛、或者影响日常生活的症状。我跟这位先生解释,从这一步到可以开始动手术,还是一个漫长的等待,很有可能是2-3年的情况。主要的原因是他是属于非紧急状态、而且也没有了18岁以下的优先权。另外一半上负责这个手术和负责口腔癌症手术的团队,是同一队所以他们很少会接这类属于整容美化型的手术。那我们现在能够帮他做的就是,成交案子,然后等待排期。一般上要半年到一年的时间,才有机会到大医院问诊质询,而在质询时候什么时候可以开始动手术,我这的不能保证。男生客气的说完全可以理解,拜托我们安排有消息再通知他。

男生一走后,我马上翻查他的个人资料,因为我想要证实我心里的某个猜测 :“这男的肯定还单身”。果然不出我所料,这名男士果然还没有结婚。其实,这样的案例算是蛮常见的,一般上到了这个年纪才忽然改变主意,想要做整形手术的男男女女,八成都是未婚。他们或多或少都会有一种自卑感,也许是一生俱来,又或者是长期累积下来的挫败感,会有一种默认是天生的长相耽误着的感觉。

这时一位刚来实习不久的学妹走了进来,说是好像看到认识的人。这位学妹和我算同乡,但是因为爸爸和妈妈都在小镇里的小学还有中学里当校长,已经在这个小镇里生活了二十几年。对她来说,这里更像家,而她的梦想一直都是想要出去闯一闯,看一看。她看见我手上的病患治疗,叹了口气,说了一个让我很感动的故事。

原来这位先生是学妹爸爸的爱将之一,大概几年前才被调派到这里任教。学妹的爸爸很是欣赏这位先生,在工作上不但任劳任怨,生活上也是位好好先生,甚至还很乐意的给贫困的同学们免费补习。因此在人生大事上,校长也非常上心介绍了好几个对象。但是总会某名奇妙告吹。学妹认为虽然大家没有说出口,但是估计还是或许和长相有关。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而是那个让我感动的故事。那就是几年前,在这位先生还没来这小镇之前,他其实是在一个更加更加偏远的郊区任教。全校一共只有十几位同学,大家一直都住在深林里,对于外面的世界简直没有机会接触。而这位先生,为了让同学们有机会看看世界,特地写了一封信给航空公司,要求航空公司让小朋友们可以免费乘搭一趟最短的航班。令人兴奋的是,航空公司也答应了他的请求。虽然从起飞到降落就只有短短的30分钟,而且也是很旧款的小飞机,但同学们的快乐可想而知。

这个故事,一直在我脑海里转了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件我自己也有点意外的事,我给在那个负责手术团队里的学长打了电话,大概把病例讲了一遍,然后拜托学长想办法可以插个队,让他至少有一个初步看诊还有了解情况的机会。我知道学长也是个心肠软的人,所以把故事告诉了他,拜托他一定要亲自跟进这个案子。

毕竟,给予别人梦想的人,值得拥有离梦想更进一步一步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