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爱格写的真实的故事。这书曾获得美国杰出成就奖。

这本小说可以说是纪实文学,因为是根据真实的经历写成的,所以有许许多多片段是极其感人的。这是一本值得反复阅读的好书。

爱格是拉脱维亚人。拉脱维亚国是波罗的海3小国之一,是一个很美的花园国家,经历了2次亡国,第一次是被俄国人占领,第二次是二战爆发以后又被纳粹侵袭。

拉脱维亚的人们经历了2场噩梦。这些噩梦真是不适合在午夜梦回中细说,不是每一个人经历这一切后能够完整的、健康的醒过来的,很多人被噩梦吞食。

在《里斯本之夜》中身陷战争的人,他们可以拒绝一些东西,可以守住心灵中一小块土地,无论如何不丧失。但是大环境过于恶劣的时候,他们不足以创造。那么面对苦难的时候就到此为止吗?

《里斯本之夜》里面做到了保有过去的记忆,成为了最为珍贵的财富。可是就到此为止吗?《琥珀中的女人》里有了答案,面对苦难如何去战胜它。

爱格经历战争时差不多在6~12岁,然后合家移民到了美国,用他们的概念来说不是移民,是放逐到了美国。

远离了战争,甚至在到达美国之前,她已经摆脱饥饿了。而可贵的是当她是一个成年人,当她已经是一个母亲,一个经历了自己的婚姻,经历了很多很多变故之后的人,她还会那样的说“谢谢”。

这并不是说她内心的阴影,她很健康,这是她对生活认真态度。有时候人会很热切的盼望、重视一样东西,但不长久。爱格,我相信到了她老年,她仍然会对一口牛奶,一顿早餐说“谢谢”。

很多人是通过记住自己的匮乏来保障自己不忘本,而爱格给我的印象是她通过清点自己的获得来要求自己知道珍惜生活。后者显然更为积极。

书中有一幕,仍是士兵冲进来挑挑拣拣地要拉走一个女孩,悲惨的事情又要重复,可是这次,这个女孩的姐姐走向旁边的钢琴。

这样一刻危险的时候,音乐有这样神奇的魅力,我是突然明白的,面对邪恶,美是可以起作用的,我看见了这种力量。罪恶的事情可以这样来停止,对我来说是巨大的启示。

跟着爱格面对战争的时候,无论看多少相关的小说,每次都很震惊;移民到美国的时候有一种融入的困难,设身处地去想,这个相对容易一点;接下去是婚姻,婚姻的不幸,个体和个体打交道不顺利,那没办法。可是爱格和她母亲一起经历战争,那么爱她的母亲,看到她们关系的破裂,我就觉得过于沉重。

而且那个时候的她学业也没有完成,她怎么坚持下去的?其实整本书,爱格没有写她怎么想的怎么做的。

伤痕会给人一定的力量。不是伤痕越旧作用越大,当你感觉到受伤的时候,如果你不那么轻易的让你的感触溜走,不那么敷衍自己,可能会找到力量。

爱格一直没说她怎么从那么多打击中站起来的,我认为她的力量来源于她承受的一切。爱格可贵的是她不逃避,她正视所经历的一切苦难,从里面找到力量重新走了出来。

这是很难人可贵的品质,整个过程是一个自我拯救的过程。很多电影小说 在战争里根本没有办法走出来,他们就是沉浸在里面。

而《琥珀中的女人》不一样,她正视这一切磨难,把它们都写出来了,告诉人们这一切。哪怕人类受过再多的苦难,我们有能力,我们有这样内在的精神的力量,我们可以战胜自己,战胜所有这一切的黑暗,我们可以走到光明的这一边。怎么做?自己很努力很努力地走到阳光下面。

要非常的努力。

爱格创造的极大的财富是为我们这些读者所拥有的,她个人更多的是一个苦难的承受者。她历数自己所拥有的,可是她拥有的不必我们多,都是起码的东西——温饱而已,她的苦难是我们没有承受过的,她受下了。我们看着她在承受,向前走着。她的承受还在继续。我们像看电影一样的唏嘘感慨一阵子,然后呢?而爱格们永远不会过去,他们继续承受着,努力地很努力地生活。

爱格很少讲自己,我们可以从她身边几乎所有人身上看到这种努力的可贵。

爱格的姐夫是一个学者,因为他是拉脱维亚人,所以他在美国找工作并不容易,后来他酗酒,最后他自杀了。

我一般会说自杀是不应该的,蝼蚁尚且偷生。但是当我读完爱格姐夫这一段,看到那一封封遗留下来的信,我就不敢轻易的说这是不应该的。

英雄和失败者都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努力到最后一刻而最终没有成功的人。而这个姐夫,也许爱格也是这样的人。经历过那种苦难,他们就不再能够拥有我们所说的那种幸福了。

读完我不想说他是自杀的,他是酗酒过度。在最后一刻总有直接的原因,那么多的血,他在搏斗,那时候他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神志了,他和一个无形的人对抗,他失败了。

爱格写这本书想获得重生的机会,书中所有人都在努力,让人想起《漂泊手记》中主人公的进退两难,他非常害怕想起那些死去的亲人,但是他又害怕有一天他不能清晰回忆他的亲人。更多的经历战争的人,他们都是一样的,他们进入了这样的两难。他们的拥有、他们的丧失、他们的感激、他们的拒绝,全都已经不可能平凡和普通了。而在他们看来平凡和普通是真正的幸福,但是没有了。